我一生都活在中醫藥林中

///我一生都活在中醫藥林中

李深浦醫師看診

從十二歲就一心學道,並追求長生不老,這理念啟動了我對自己的期許,修道禪修,看遍西遊記、封神榜、說唐、道德經、金剛經,為了自己的生命不受他人主宰,勤讀中醫並學習中藥、中醫、道家人體氣化學,凡是對生命有傷害、威脅的事均避之,因此生活中所看的書均以生命為依歸,道德經、金剛經、呂祖全書、參同契,宇宙再大,無我亦無天,世人再多,唯我獨尊。

十七歲那年

我的祖父李清志在鄉村為許多相信中藥的人看病,我去學針灸及中醫學,一位中醫道師–廖天恩,他是彰化縣中醫師公會前理事長,幫我貫通中醫及道學的理論,讓深浦在日後對於病症從病氣化治療有極大的助力。針灸醫師鍾永祥,那年還未結婚,指導我針灸,讓我祖父的鄉村患者一下子都成為我的患者,反正針灸免費,開藥方有神效,大家另眼看待這個年輕小伙子。

年輕時只想解決人病情,越解決越得心應手

在陸軍通校當兵時被發現我的專長,針灸解決了隊中輔導長的背病,又治好教官中校潘均兒子的小兒麻痺。通校報紙寫道:深浦同志醫術媲美華陀再世,針灸術比扁鵲。這是深浦人生第一次見小報,反正免費,什麼病都看,根據病氣理論,效果驚人,這經驗啟開我五十多年中醫藥的生涯。

尊敬世人才能見容於世,沒想到在幫助自己對生命的見解之餘,亦可救世救人,變成名醫從未想過,怕動物實驗的西藥卻是事實,中藥的歷史是幾千年人類祖先的經驗。

深浦一生治好西醫治不好的病不計其數,原因何在?

西醫是醫看得見的,所以科學傾向全世界最先進科技,研究人體疾病後,再由藥廠研究新藥,由政府衛生單位核可後上市。西方醫學以賺錢為出發點,但許多病患只在病氣之先期或者僅是少數的病例,醫藥單位認為沒有研究價值,因此時至今日仍有許多病沒有研究治本的好藥。

西方藥是針對性的治療,並沒有根本性的治療及氣化結構的改變,所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但卻是一門發達的醫學。因深浦本人不吃西藥,所以特別在治病的時候累積許多新理念。

西方西醫儀器見證下,發現中醫有神奇的治病能力

現代人在西醫看病成效不彰時才會尋求中醫診治,但還是會找西醫做檢查,見證中醫藥的效果,所以劃時代的中醫在西方西醫儀器見證下,發現了許多西藥沒效果時,中醫卻有神奇的治病能力。深浦博古通今且受今日科學之助,若能應用中醫氣化理論改善今後人們的健康,當然是一大福音,真正恢復健康的是病人本身的自癒力,所以醫藥在病人最危險時是助力,但這個助力是很重要的體氣。

免疫力旺盛,自癒力強,適應環境好

中醫是看清體氣的障礙,而中藥卻是助體氣的宣洩或補充其升降體氣的能力。氣的旺盛就自然的體能協調,機智健康,免疫力旺盛,自癒力強,適應環境好。這也是我享受身體健康,自身受益最多的最佳明證。

 

文章選自《2017年 深浦醫道農民曆》

2018-11-14T13:02:47+00:00 2017-02-01|類別:醫道養生|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