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的中醫藥政策 是否應隨時代進步而調整

///國家的中醫藥政策 是否應隨時代進步而調整

中醫藥政策

講究體氣自然生化機制的中醫藥,為 何 不 能 隨 時 代 進 步 而 同 步 的 進化?主要原因為現有政策將中醫藥鎖定在這數千年的古老文化中,無法 讓 真 正 執 業 中 的 中 醫 師 發 揮 所長,讓這時代最有機會的中醫藥治療得以發揚中華文化,進而有機會替國家經濟打開一條活路。這也符合蔡總統的生化醫藥政策,絕不可排除中醫藥的智慧財產權。

且看現今的政策,申請中藥時無法讓中醫現代化來治現代病,解決現代世界各國西方醫學的不足,僅能依據古方才能核準製作中藥,而不是由有確實治病經驗的中醫師根據現代人的時代病來申請製作中藥,且申請時是由讀西方醫學、全然無中醫藥經驗的人來核定許可,他們敢許可給藥商嗎?其實藥商要向社會跟自己負責任的,亦有法律上的責任。

這種許可方式是絕對不合乎中醫師的經驗法則。中醫藥的無法發揚救世精華,就是政府政策的失敗,中華民國真能開拓世界中醫藥經濟,就是政策正確的解放,讓有能力的人去發揮。

政策的無知使中醫退步千年有餘

政府可以設立專門機構檢查特效處方之中藥是否安全,例如是否含毒性、含西藥及重金屬含量等,若更公平是設立一檢查機構,比如某位中醫師有治病的特殊藥物,且已有病人經此位醫師治療並經過具公信力之醫療院所以科學儀器檢驗是否真已治癒及其實際療效,而智慧財產權則應由該位中醫師保有。沒有智慧財產權,如何將產品行銷到世界各國呢?

全世界都在爭智慧財產權,老百姓的能力永遠是求生存,必須有古人所謂的秘方,現代人稱為”智慧財產權”的事業才能成功。大陸不惜重金禮聘台灣的科技人才,欲得到台灣科技產品之智慧財產,台積電要到大陸投資,政府也怕智慧財產權被盜,反觀對中醫藥的政策卻是沒有保護中醫師或台灣民間智慧財產,放眼台灣的醫藥政策均在保護外國西方醫學的智慧財產權。深浦相信外國產品的智慧必定有難以照樣依成份炮製之處,如此破產方法的管理政策,國家一定窮。若中醫藥政策正確,台灣只有中醫藥可以賺取外匯,富有台灣。一定不可忘了台灣民間的青草藥、中醫藥及食品香料等,政策是民生的靠山或殺手,就看蔡政府的智慧了。選你當新總統就是希望有新能力新見解,別忘了中醫藥需要你。

希望執政黨既然推翻了國民黨,蔡總統既然要拼經濟,林院長既然要有所作為,並非台灣不能做什麼,而不是專業人士所做之申請需受西醫藥教育之人士所許可,演變成政府官員許可而管理者要負責任,而製造者申請許可就可以廣告。希望新政府有新政策,台灣人民大有可為,而不是台灣官員大有可為,放手讓有能力的人好好做事,學習瑞士的產業自我管理約束,而非官員來管理約束。現今核定之中藥係根據李時珍的老處方才可通過,於此用老祖宗李時珍來跟李深浦比較一下,給社會人士做一評比。

哈佛的蔡總統,該有新腦筋、新觀念,創新中醫藥

李時珍李深浦比較表

以上建言為蔡總統、林院長對未來生醫科技之發展,將政策落實在老百姓的真實方法。國家的真富強就是藏富於民,一種好藥可以行銷全世界。

2018-11-29T15:24:58+00:00 2017-02-01|類別:醫道養生|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