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6-2

家中有新生兒誕生,是初為人父人母的最大喜悅,不過台灣新生兒發生膽道閉鎖的機率約為萬分之三,遠高出國外統計約15000至25000個嬰兒中才會出現一個的平均值,如果小寶貝出生兩週後持續有黃疸現象,大便顏色偏黃,甚至解出灰白便,就得高度當心可能是膽道閉鎖。

治療新生兒膽道閉鎖,送到醫院,醫生通常採取的標準步驟就是手術、開刀,但從中醫觀點來看,若非緊急狀況,開刀可能不是唯一選項。

雖然現在科學發達,中醫師李深浦就認為,但小嬰兒這麼小,有沒有必要承受手術開刀的風險值得商榷,因為就中醫的臨床經驗,有些情況輕微的孩子,在針對肝臟用藥,很多在幾帖藥後,膽管就會自然打開、自然疏通。

前一陣子,新聞相繼報導數起孝親的年輕學子,為了救父救母捐肝,甚至有人努力減重17公斤,只求降低脂肪肝,符合捐肝的條件。讓中醫肝病權威的李深浦感動之餘,卻也不免感嘆中醫理論中,對肝的那套玄妙的自然生化、調整方法,仍鮮為人知。

換肝?為什麼不懂得換一下醫生、換一下角度,換一下醫學的理念?李深浦強調,捐肝救至親,叫人為這些孝順的孩子們灑熱淚,可是這種方法是唯一的選擇嗎?絕對不是。

並非排斥開刀、否定西醫治療效果,李深浦說,舉肝病黃疸的化學機制為例,膽紅素飆到39、40以上,肝已經完全無法運作了,可是這種情況之下,中藥還是有很強的能力可以改善症狀,這時候不只要下利膽的藥、還要併用溫熱的藥,才能扭轉乾坤,而這種講求互補的用藥搭配,正是中藥能夠真正起死回生的力量。

一些病例在非緊急狀態之下,李深浦認為,可以考慮先用中醫藥的方式治療,臨床實證幾乎一個禮拜就能見效,如果沒有轉機再選擇開刀也還不遲。

事實上,目前台灣也已有不少醫院認同這類觀點,開始引入中西醫聯合的住院治療模式,只是還侷限於癌症等重症上,中醫也仍只是扮演輔助的角色。

李深浦說,過去有一些病人,為了嚐試中藥,有的挨醫生罵、有的甚至被威脅要趕出院,其實大可不必,這非關醫生面子問題,西醫應該更開擴胸襟,如果病人尋找到真正有執照的中醫或中藥,儘管在住院期間,也應該可以讓病人嚐試這一類的治療,而不是即使無能為力了,也不肯讓病人試新的方法。

【中時健康 曾亦芬/台北報導】2009.07.06
原文: http://health.chinatimes.com/blog/herbs/index_at2221.html